<dd id="zozlz"><track id="zozlz"></track></dd><rp id="zozlz"><samp id="zozlz"></samp></rp>
    1. <button id="zozlz"><acronym id="zozlz"></acronym></button>
      <tbody id="zozlz"></tbody>
      <em id="zozlz"></em>
      <tbody id="zozlz"><pre id="zozlz"></pre></tbody>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開啟左側

      中華傳統文化篇目:百家姓增廣賢文四書五經等

      [復制鏈接]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4:28:5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歡迎注冊登錄后瀏覽更多內容!謝謝!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袁氏家譜文化網 優秀國學文萃推薦篇目

      思想道德類:論語左傳大學中庸尚書禮記周禮儀禮素書孝經家庭教育類:袁氏世范了凡四訓孔子家語顏氏家訓文昌孝經帝范 溫公家訓 庭訓格言 圣諭廣訓 朱子家訓 曾國藩
      教育類: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增廣賢文幼學瓊林弟子規
      五行學術類:周易鬼谷子論衡易傳
      歷史類:史記漢書后漢書戰國策三國志資治通鑒續資治通鑒呂氏春秋貞觀政要六祖壇經
      教派類:金剛經地藏經反經冰鑒智囊
      諸子百家:孟子韓非子淮南子莊子老子孟子墨子荀子列子管子吳子尉繚子
      科學地理類:天工開物山海經水經注夢溪筆談農桑輯要徐霞客游記
      醫學類:傷寒論黃帝四經黃帝內經本草綱目
      兵法類:孫子兵法孫臏兵法百戰奇略三十六計
      文學類:菜根譚笑林廣記世說新語文心雕龍公孫龍子搜神記搜神后記容齋隨筆圍爐夜話
      其它類:四十二章經將苑六韜商君書司馬法逸周書

      更多>>

      推薦大家看古詩文網:
      http://www.gushiwen.org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4:47:17 | 只看該作者
      【增廣賢文全文】全文:

      昔時賢文,誨汝諄諄。集韻增廣,多見多聞。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知己知彼,將心比心。
      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相逢好似初相識,到老終無怨恨心。
      近水知魚性,近山識鳥音。易漲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復小人心。
      運去金成鐵,時來鐵似金。讀書須用意,一字值千金。
      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
      流水下灘非有意,白云出岫本無心。
      當時若不登高望,誰信東流海洋深。
      路遙知馬力,事久知人心。
      兩人一般心,無錢堪買金。一人一般心,有錢難買針。
      相見易得好,久住難為人。馬行無力皆因瘦,人不風流只為貧。
      饒人不是癡漢,癡漢不會饒人。是親不是親,非親卻是親。美不美,鄉中水;親不親,故鄉人。
      鶯花猶怕春光老,豈可教人枉度春。
      相逢不飲空歸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紅粉佳人休便老,風流浪子莫教貧。
      在家不會迎賓客,出路方知少主人。
      黃金無假,阿魏無真?蛠碇鞑活,應恐是癡人。
      貧居鬧市無人識,富在深山有遠親。
      誰人背后無人說,那個人前不說人。
      有錢道真語,無錢語不真;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勸有錢人。
      鬧里有錢,靜處安身。來如風雨,去似微塵。
      長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攢舊人。
      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早逢春。
      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先到為君,后到為臣。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
      自恨枝無葉,莫怨太陽偏。大家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一年之計在于春,一日之計在于寅,一家之計在于和,一身之計在于勤。
      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人。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寧可負我,切莫負人。再三須重事,第一莫欺心。
      虎生猶可近,人熟不堪親。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遠水難救近火,遠親不如近鄰。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
      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山中自有千年樹,世上難逢百歲人。
      力微休重負,言輕莫勸人。無錢休入眾,遭難莫尋親。
      平生莫作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
      士者國之寶,儒為席上珍。若要斷酒法,醒眼看醉人。
      求人須求英雄漢,濟人須濟急時無。
      渴時一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無。
      久住令人嫌,貧來親也疏。酒中不語真君子,財上分明大丈夫。
      出家如初,成佛有余。積金千兩,不如明解經書。
      養子不教如養驢,養女不教如養豬。
      有田不耕倉廩虛,有書不讀子孫愚,
      倉廩虛兮歲月乏,子孫愚兮禮義疏。
      同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人不通今古,馬牛如襟裾。
      茫茫四海人無數,哪個男兒是丈夫。
      白酒釀成緣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庭前生瑞草,好事不如無。欲求生富貴,須下死工夫。
      百年成之不足,一旦壞之有余。
      人心似鐵,官法如爐。善化不足,惡化有余。
      水太清則無魚,人太急則無智。知者減半,省者全無。
      在家由父,出嫁從夫。癡人畏婦,賢女敬夫。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
      寧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竹籬茅舍風光好,道院僧房總不如。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道院迎仙客,書堂隱相儒。庭栽棲鳳竹,池養化龍魚。
      結交須勝己,似我不如無。但看三五日,相見不如無。
      人情似水分高下,世事如云任卷舒。會說說都是,不會說無禮。
      磨刀恨不利,刀利傷人指;求財恨不多,財多害自己。
      知足常足,終身不辱。知止常止,終身不恥。
      有福傷財,無福傷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若登高必自卑,若涉遠必自邇。三思而行,再思可矣。
      使口不如自走,求人不如求己。
      小時是兄弟,長大各鄉里。妒財莫妒食,怨生莫怨死。
      人見白頭嗔,我見白頭喜。多少少年亡,不到白頭死。
      墻有縫,壁有耳。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
      賊是小人,智過君子。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貧窮自在,富貴多憂。不以我為德,反以我為仇。
      寧向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晴乾不肯去,直待雨淋頭。成事莫說,覆水難收。
      是非只因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
      忍得一時之氣,免得百日之憂。近來學得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
      懼法朝朝樂,期公日日憂。人生一世,草生一春。
      白發不隨老人去,看來又是白頭翁。
      月到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
      路逢險處難回避,事到頭來不自由。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
      人貧不語,水平不流。一家養女百家求,一馬不行百馬憂。
      有花方酌酒,無月不登樓。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
      深山畢竟藏猛虎,大海終須納細流。
      惜花須檢點,愛月不梳頭。大抵選他肌骨好,不傅紅粉也風流。
      受恩深處宜先退,得意濃時便可休。
      莫待是非來入耳,從前恩愛反為仇。
      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無處下金鉤。
      休別有魚處,莫戀淺灘頭。去時終須去,再三留不住。
      忍一句,息一怒,饒一著,退一步。
      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將相尋死路。
      生不認魂,死不認尸。父母恩深終有別,夫妻義重也分離。
      人生似鳥同林宿,大限來時各自飛。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運時。
      得寵思辱,安居慮危。念念有如臨敵日,心心常似過橋時。
      英雄行險道,富貴似花枝。人情莫道春光好,只怕秋來有冷時。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但將冷眼看螃蟹,看你橫行到幾時。
      見事莫說,問事不知;閑事莫管,無事早歸。
      假若染就真紅色,也被旁人說是非。
      善事可作,惡事莫為。許人一物,千金不移。
      龍生龍子,虎生豹兒。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川被犬欺。
      一舉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鳳凰池。
      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養兒代老,積谷防饑。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
      常將有日思無日,莫把無時當有時。
      時來風送滕王閣,運去雷轟薦福碑。
      入門休問榮枯事,觀看容顏便得知。
      官清司吏瘦,神靈廟祝肥。息卻雷霆之怒,罷卻虎狼之威。
      饒人算之本,輸人算之機。好言難得,惡語易施。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道吾好者是吾賊,道吾惡者是吾師。
      路逢險處須當避,不是才人莫獻詩。
      三人同行,必有吾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人有善愿,天必佑之。
      莫吃卯時酒,昏昏醉到酉。莫罵酉時妻,一夜受孤凄。
      種麻得麻,種豆得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見客莫向前,做客莫向后。寧添一斗,莫添一口。
      螳螂捕蟬,豈知黃雀在后。
      不求金玉重重貴,但愿兒孫個個賢。
      一日夫妻,百世姻緣。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
      殺人一萬,自損三千;傷人一語,利如刀割。
      枯木逢春猶再發,人無兩度再少年。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
      將相頂頭堪走馬,公侯肚里好撐船。富人思來年,貧人思眼前。
      世上若要人情好,賒去物件莫取錢。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擊石原有火,不擊乃無煙。人學始知道,不學亦徒然。
      莫笑他人老,終須還到老。但能依本分,終須無煩惱。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貞婦愛色,納之以禮。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未到。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一人道好,千人傳實。
      凡事要好,須問三老。若爭小可,便失大道。
      年年防饑,夜夜防盜。學者如禾如稻,不學者如蒿如草。
      遇飲酒時須飲酒,得高歌處且高歌。
      因風吹火,用力不多。不因漁父引,怎得見波濤。
      無求到處人情好,不飲從他酒價高。
      知事少時煩惱少,識人多處是非多。
      入山不怕傷人虎,只怕人情兩面刀。
      強中自有強中手,惡人須用惡人磨。
      會使不在家豪富,風流不用著衣多。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黃金未為貴,安樂值錢多。
      世上萬般皆下品,思量惟有讀書高。
      世間好語書說盡,天下名山僧占多。
      為善最樂,為惡難逃。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
      你急他未急,人閑心不閑。隱惡揚善,執其兩端。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
      既墜釜甑,反顧無益;已覆之水,收之實難。
      人生知足何時足,人老偷閑且自閑。
      處處綠楊堪系馬,家家有路通長安。
      見者易,學者難。莫將容易得,便作等閑看。
      用心計較般般錯,退步思量事事難。道路各別,養家一般。
      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與談。
      點石化為金,人心猶未足。信了肚,賣了無。
      他人觀花,不涉你目。他人碌碌,不涉你足。
      誰人不愛子孫賢,誰人不愛千鐘粟,奈五行不是這般題目。
      莫把真心空計較,兒孫自有兒孫富。
      與人不和,勸人養鵝;與人不睦,勸人架屋。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河狹水急,人急計生。明知山有虎,莫向虎山行。
      路不行不到,事不為不成;人不勸不善,鐘不打不鳴。
      無錢方斷酒,臨老始看經。點塔七層,不如暗處一燈。
      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
      但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滅卻心頭火,剔起佛前燈。
      惺惺常不足,蒙蒙作公卿。眾星朗朗,不如孤月獨明。
      兄弟相害,不如友生。合理可作,小利莫爭。
      牡丹花好空入目,棗花雖小結實成。
      欺老莫欺少,欺人心不明。隨分耕鋤收地利,他時飽暖謝蒼天。
      得忍且忍,得耐且耐;不忍不耐,小事成大。
      相論逞英雄,家計漸漸退。賢婦令夫貴,惡婦令夫敗。一人有慶,兆民感賴。
      人老心未老,人窮志未窮。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殺人可恕,情理難容。乍富不知新受用,驟貧難改舊家風。
      座中客常滿,杯中酒不空。屋漏更遭連陰雨,行船又遇頂頭風。
      筍因落籜方成竹,魚為奔波始化龍。
      記得少年騎竹馬,看看又是白頭翁。
      禮義生于富足,盜賊出于貧窮。天上眾星皆拱北,世間無水不朝東。
      君子安貧,達人知命。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藥苦口利于病。
      順天者存,逆天者亡。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夫妻相合好,琴瑟與笙簧。有兒貧不久,無子富不長。
      善必壽考,惡必早亡。爽口食多偏作病,快心事過恐生殃。
      富貴定要安本分,貧窮不必枉思量。
      畫水無風空作浪,繡花雖好不聞香。
      貪他一斗米,失卻半年糧;爭他一腳豚,反失一肘羊。
      龍歸晚洞云猶濕,麝過春山草亦香。
      平生只會量人短,何不回頭把自量。
      見善如不及,見惡如探湯。人貧志短,馬瘦毛長。自家心里急,他人未知忙。
      貧無義士將金贈,病有高人說藥方。
      觸來莫與競,事過心頭涼。秋至滿山多秀色,春來無處不花香。
      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清清之水為土所防,濟濟之士為酒所傷。
      蒿草之下,或有蘭香;茅茨之屋,或有侯王。
      無限朱門生餓殍,幾多白屋出公卿。
      醉后乾坤大,壺中日月長。萬事省先定,浮生空自忙。
      千里送毫毛,寄物不可失。一人傳虛,百人傳實。世事明如鏡,前程暗似漆。
      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大廈千間,夜眠八尺。千經萬典,孝義為先。
      一字入公門,九牛拖不出。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富從升合起,貧因不算來。家中無才子,官從何處來。
      萬事不由人計較,一身都是命安排。急行慢行,前程只有許多路。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
      一毫之惡,勸人莫作;一毫之善,與人方便。
      虧人是禍,饒人是福。天眼恢恢,報應甚速。
      圣賢言語,神欽鬼伏。人各有心,心各有見。
      口說不如身逢,耳聞不如目見。
      養軍千日,用在一朝。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驕。
      利刀割體痕易合,惡語傷人恨不消。
      公道世間惟白發,貴人頭上不曾饒。
      有錢堪出眾,無衣懶出門。為官須作相,及第早爭先。
      苗從地發,樹向枝分。父子合而家不退,兄弟合而家不分。
      官有正條,民有私約。閑時不燒香,急時抱佛腳。
      幸生太平無事日,恐逢年老不多時。國亂思良將,家貧思賢妻。
      池塘積水須防旱,田地深耕足養家。根深不怕風搖動,樹正不愁月影斜。
      奉勸君子,各宜守己,只此呈示,萬無一失。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07:49 | 只看該作者
      【百家姓歌】

      趙錢孫李 周吳鄭王 馮陳諸衛 蔣沈韓楊 朱秦尤許 何呂施張
      孔曹嚴華 金魏陶姜 戚謝鄒喻 柏水竇章 云蘇潘葛 奚范彭郎
      魯韋昌馬 苗鳳花方 俞任袁柳 酆鮑史唐 費廉岑薛 雷賀倪湯
      滕殷羅畢 郝鄔安常 樂于時傅 皮卡齊康 伍余元卜 顧孟平黃
      和穆蕭尹 姚邵堪汪 祁毛禹狄 米貝明臧 計伏成戴 談宋茅龐
      熊紀舒屈 項祝董粱 杜阮藍閔 席季麻強 賈路婁危 江童顏郭
      梅盛林刁 鐘徐邱駱 高夏蔡田 樊胡凌霍 虞萬支柯 咎管盧莫
      經房裘繆 干解應宗 丁宣賁鄧 郁單杭洪 包諸左石 崔吉鈕龔
      程嵇邢滑 裴陸榮翁 荀羊於惠 甄魏家封 芮羿儲靳 汲邴糜松
      井段富巫 烏焦巴弓 牧隗山谷 車侯宓蓬 全郗班仰 秋仲伊宮
      寧仇欒暴 甘鈄厲戎 祖武符劉 景詹束龍 葉幸司韶 郜黎薊薄
      印宿白懷 蒲臺從鄂 索咸籍賴 卓藺屠蒙 池喬陰郁 胥能蒼雙
      聞莘黨翟 譚貢勞逄 姬申扶堵 冉宰酈雍 卻璩桑桂 濮牛壽通
      邊扈燕冀 郟浦尚農 溫別莊晏 柴翟閻充 慕連茹習 宦艾魚容
      向古易慎 戈廖庚終 暨居衡步 都耿滿弘 匡國文寇 廣祿闕東
      毆殳沃利 蔚越夔隆 師鞏厙聶 晁勾敖融 冷訾辛闞 那簡饒空
      曾毋沙乜 養鞠須豐 巢關蒯相 查后荊紅 游竺權逯 蓋后桓公
      萬俟司馬 上官歐陽 夏侯諸葛 聞人東方 赫連皇甫 尉遲公羊
      澹臺公冶 宗政濮陽 淳于單于 太叔申屠 公孫仲孫 軒轅令狐
      鐘離宇文 長孫慕容 鮮于閭丘 司徒司空 亓官司寇 仉督子車
      顓孫端木 巫馬公西 漆雕樂正 壤駟公良 拓拔夾谷 宰父谷粱
      晉楚閆法 汝鄢涂欽 段干百里 東郭南門 呼延歸海 羊舌微生
      岳帥緱亢 況后有琴 梁丘左丘 東門西門 商牟佘佴 伯賞南宮
      墨哈譙笪 年愛陽佟 第五言福 百家姓終


      《三字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
      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子不學,非所宜,幼不學,老何為?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
      香九齡,能溫席,孝于親,所當執。融四歲,能讓梨,弟于長,宜先知。
      首孝悌,次見聞,知某數,識某文。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萬。
      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三綱者,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
      曰春夏,曰秋冬,此四時,運不窮。曰南北,曰西東,此四方,應乎中。
      曰水火,木金土,此五行,本乎數。十干者,甲至癸。十二支,子至亥。
      曰黃道,日所躔。曰赤道,當中權。赤道下,溫暖極。我中華,在東北。
      曰江河,曰淮濟。此四瀆,水之紀。曰岱華,嵩恒衡。此五岳,山之名。
      曰士農,曰工商。此四民,國之良。曰仁義,禮智信,此五常,不容紊。
      地所生,有草木。此植物,遍水陸。有蟲魚,有鳥獸。此動物,能飛走。
      稻粱菽,麥黍稷。此六谷,人所食。馬牛羊,雞犬豕。此六畜,人所飼。
      曰喜怒,曰哀懼,愛惡欲,七情具。青赤黃,及白黑,此五色,目所識。
      酸苦甘,及辛咸,此五味,口所含。膻焦香,及腥朽,此五臭,鼻所嗅。
      匏土革,木石金,絲與竹,乃八音。曰平上,曰去入,此四聲,宜調協。
      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孫。自子孫,至玄曾,乃九族,人之倫。
      父子恩,夫婦從,兄則友,弟則恭;長幼序,友與朋,君則敬,臣則忠。
      此十義,人所同,當順敘,勿違背。斬齊衰,大小幼。至緦麻,五服終。
      禮樂射,御書數,古六藝,今不具。唯書學,人共遵,既識字,講說文。
      有古文,大小篆,隸草繼,不可亂。
      若廣學,懼其繁,但略說,能知源。凡訓蒙,須講究,詳訓詁,明句讀。
      為學者,必有初,小學終,至四書。論語者,二十篇,群弟子,記善言。
      孟子者,七篇止,講道德,說仁義。作中庸,子思筆,中不偏,庸不易。
      作大學,乃曾子,自修齊,至平治。孝經通,四書熟,如六經,始可讀。
      詩書易,禮春秋,號六經,當講究。有連山,有歸藏,有周易,三易詳。
      有典謨,有訓誥,有誓命,書之奧。我周公,作周禮,著六官,存治體。
      大小戴,注禮記,述圣言,禮樂備。曰國風,曰雅頌,號四詩,當諷詠。
      詩既亡,春秋作,寓褒貶,別善惡。三傳者,有公羊,有左氏,有谷梁。
      經既明,方讀子,撮其要,記其事。五子者,有荀揚,文中子,及老莊。
      經子通,讀諸史,考世系,知終始。自羲農,至黃帝,號三皇,居上世。
      唐有虞,號二帝,相揖遜,稱盛世。夏有禹,商有湯,周文武,稱三王。
      夏傳子,家天下,四百載,遷夏社。湯伐夏,國號商,六百載,至紂亡。
      周武王,始誅紂,八百載,最長久。周轍東,王綱墜,逞干戈,尚游說。
      始春秋,終戰國,五霸強,七雄出。蠃秦氏,始兼并,傳二世,楚漢爭。
      高祖興,漢業建,至孝平,王莽篡。光武興,為東漢,四百年,終于獻。
      魏蜀吳,爭漢鼎,號三國,迄兩晉。宋齊繼,梁陳承,為南朝,都金陵。
      北元魏,分東西,宇文周,與高齊。迨至隋,一土宇,不再傳,失統緒。
      唐高祖,起義師,除隋亂,創國基。二十傳,三百載,梁滅之,國乃改。
      梁唐晉,及漢周,稱五代,皆有由。炎宋興,受周禪。十八傳,南北混。
      遼與金,皆稱帝,元滅金,絕宋世。輿圖廣,超前代,九十載,國祚廢。
      太祖興,國大明,號洪武,都金陵。迨成祖,遷燕京,十六世,至崇禎。
      權閹肆,寇如林,李闖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
      由康雍,歷乾嘉。民安富,治績夸。道咸間,變亂起。始英法,擾都鄙。
      同光后,宣統弱。傳九帝,滿清歿。革命興,廢帝制。立憲法,建民國。
      古今史,全在茲。載治亂,知興衰。史雖繁,讀有次。史記一,漢書二。
      后漢三,國志四。兼證經,參通鑒。讀史者,考實錄,通古今,若親目。
      口而誦,心而惟,朝于斯,夕于斯。昔仲尼,師項橐,古圣賢,尚勤學。
      趙中令,讀魯論,彼既仕,學且勤。彼蒲編,削竹簡,彼無書,且知勉。
      頭懸梁,錐刺股,彼不教,自勤苦。如囊螢,如映雪,家雖貧,學不輟。
      如負薪,如掛角,身雖勞,猶苦卓。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
      彼既老,猶悔遲,爾小生,宜早思。若梁灝,八十二,對大廷,魁多士。
      彼既成,眾稱異,爾小生,宜立志,摪藲q,能詠詩,泌七歲,能賦棋。
      彼穎悟,人稱奇,爾幼學,當效之。蔡文姬,能辨琴,謝道韞,能詠吟。
      彼女子,且聰敏,爾男子,當自警。唐劉晏,方七歲,舉神童,作正字。
      彼雖幼,身已仕,爾幼學,勉而致。有為者,亦若是。
      犬守夜,雞司晨,茍不學,曷為人?蠶吐絲,蜂釀蜜,人不學,不如物。
      幼而學,壯而行,上致君,下澤民。揚名聲,顯父母,光于前,裕于后。
      人遺子,金滿籯,我教子,惟一經。勤有功,戲無益,戒之哉,宜勉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10:14 | 只看該作者
      《千字文》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余成歲,律呂調陽。
      云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劍號巨闕,珠稱夜光。果珍李柰,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鱗潛羽翔。龍師火帝,鳥官人皇。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推位讓國,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坐朝問道,垂拱平章。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遐邇一體,率賓歸王。
      鳴鳳在竹,白駒食場;徊菽,賴及萬方。
      蓋此身發,四大五常。恭惟鞠養,豈敢毀傷。
      女慕貞潔,男效才良。知過必改,得能莫忘。
      罔談彼短,靡恃己長。信使可覆,器欲難量。
      墨悲絲染,詩贊羔羊。景行維賢,克念作圣。
      德建名立,形端表正?展葌髀,虛堂習聽。
      禍因惡積,福緣善慶。尺璧非寶,寸陰是競。
      資父事君,曰嚴與敬。孝當竭力,忠則盡命。
      臨深履薄,夙興溫凊。似蘭斯馨,如松之盛。
      川流不息,淵澄取映。容止若思,言辭安定。
      篤初誠美,慎終宜令。榮業所基,籍甚無竟。
      學優登仕,攝職從政。存以甘棠,去而益詠。
      樂殊貴賤,禮別尊卑。上和下睦,夫唱婦隨。
      外受傅訓,入奉母儀。諸姑伯叔,猶子比兒。
      孔懷兄弟,同氣連枝。交友投分,切磨箴規。
      仁慈隱惻,造次弗離。節義廉退,顛沛匪虧。
      性靜情逸,心動神疲。守真志滿,逐物意移。
      堅持雅操,好爵自縻。都邑華夏,東西二京。
      背邙面洛,浮渭據涇。宮殿盤郁,樓觀飛驚。
      圖寫禽獸,畫彩仙靈。丙舍旁啟,甲帳對楹。
      肆筵設席,鼓瑟吹笙。升階納陛,弁轉疑星。
      右通廣內,左達承明。既集墳典,亦聚群英。
      杜稿鐘隸,漆書壁經。府羅將相,路俠槐卿。
      戶封八縣,家給千兵。高冠陪輦,驅轂振纓。
      世祿侈富,車駕肥輕。策功茂實,勒碑刻銘。
      盤溪伊尹,佐時阿衡。奄宅曲阜,微旦孰營。
      桓公匡合,濟弱扶傾。綺回漢惠,說感武丁。
      俊義密勿,多士實寧。晉楚更霸,趙魏困橫。
      假途滅虢,踐土會盟。何遵約法,韓弊煩刑。
      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
      九州禹跡,百郡秦并。岳宗泰岱,禪主云亭。
      雁門紫塞,雞田赤誠。昆池碣石,鉅野洞庭。
      曠遠綿邈,巖岫杳冥。治本于農,務茲稼穡。
      俶載南畝,我藝黍稷。稅熟貢新,勸賞黜陟。
      孟軻敦素,史魚秉直。庶幾中庸,勞謙謹敕。
      聆音察理,鑒貌辨色。貽厥嘉猷,勉其祗植。
      省躬譏誡,寵增抗極。殆辱近恥,林皋幸即。
      兩疏見機,解組誰逼。索居閑處,沉默寂寥。
      求古尋論,散慮逍遙。欣奏累遣,戚謝歡招。
      渠荷的歷,園莽抽條。枇杷晚翠,梧桐蚤凋。
      陳根委翳,落葉飄搖。游鹍獨運,凌摩絳霄。
      耽讀玩市,寓目囊箱。易輶攸畏,屬耳垣墻。
      具膳餐飯,適口充腸。飽飫烹宰,饑厭糟糠。
      親戚故舊,老少異糧。妾御績紡,侍巾帷房。
      紈扇圓潔,銀燭煒煌。晝眠夕寐,藍筍象床。
      弦歌酒宴,接杯舉殤。矯手頓足,悅豫且康。
      嫡后嗣續,祭祀烝嘗;嬙侔,悚懼恐惶。
      箋牒簡要,顧答審詳。骸垢想浴,執熱愿涼。
      驢騾犢特,駭躍超驤。誅斬賊盜,捕獲叛亡。
      布射僚丸,嵇琴阮簫。恬筆倫紙,鈞巧任釣。
      釋紛利俗,并皆佳妙。毛施淑姿,工顰妍笑。
      年矢每催,曦暉朗曜。璇璣懸斡,晦魄環照。
      指薪修祜,永綏吉劭。矩步引領,俯仰廊廟。
      束帶矜莊,徘徊瞻眺。孤陋寡聞,愚蒙等誚。
      謂語助者,焉哉乎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5#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11:49 | 只看該作者
      《名賢集》全文

         四言集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善與人交,久而敬之。人貧志短,馬瘦毛長。人心似鐵,官法如爐。諫之雙美,毀之兩傷。贊嘆福生,作念惡生。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惡之家,必有余殃。休爭閑氣,日有平西。來之不善,去之亦易。人平不語,水平不流。得榮思辱,處安思危。羊羔雖美,眾口難調。事要三思,免勞后悔。太子入學,庶民同例;官至一品,萬法依條。得之有本,失之無本;凡事從實,積福自厚;無功受祿,寢食不安。財高氣壯,勢大欺人。言多語失,食多傷心。送朋友酒,日食三餐。酒要少吃,事要多知。相爭告人,萬種無益。禮下于人,必有所求。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居必擇鄰,交必良友。順天者存,逆天者亡。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得人一牛,還人一馬,老實常在,脫空常敗。三人同行,必有我師。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寸心不昧。萬法皆明。明中施舍,暗里填還。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肚里蹺蹊,神道先知。人離鄉賤,物離鄉貴。殺人可恕,情理難容。人欲可斷,天理可循。心要忠恕,意要誠實。狎昵惡少,久必受累。屈志老誠,忽可相依。施惠勿念,受恩莫忘。勿營華屋,勿謀良田。祖宗雖遠,祭祀宜誠。子孫雖愚,詩書宜讀?瘫〕杉,理無久享。


          五言集


          黃金浮在世,白發故人;多金非為貴,安樂值錢多;休爭三寸氣,白了少年頭;百年隨時過,萬事轉頭空。耕牛無宿草,倉鼠有余糧;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結有德之朋,絕無義之友。常懷克已心,法度要謹守。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短,見事知長短,人面識高低。心高遮甚事,地高偃水流。水深流去慢,貴人語話遲。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人高談令古,物高價出頭。休倚時來勢,提防時去年。藤蘿繞樹生,樹倒藤蘿死。官滿如花卸,勢敗奴欺主。命強人欺鬼,時衰鬼欺人。但得一步地,何須不為人。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人有十年壯,鬼神不敢傍。廚中有剩飯,路上有饑人。饒人不是癡,過后得便宜。量小非君子,無度不丈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長存君子道,須有稱心時。雁飛不到處,人被名利牽。地有三江水,人無四海心。有錢便使用,死后一場空。為仁不富矣,為富不仁矣。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百年還在命,半點不由人。在家敬父母,何必遠燒香。家和貧也好,不義富如何。晴干開水道,須防暴雨時。寒門生貴子,白屋出公卿。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欲要夫子行,無可一日清。三千徒眾立,七十二賢人。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國正天必須,官清民自安。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白云朝朝過,青天日日閑。自家無駝至,卻怨世界難。有錢能解語,無錢語不聽。時間風火性,燒了歲寒衣。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常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積善有善報,積惡有惡報。報應有早晚,禍福自不錯;o重開日,人無長少年,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上山擒虎易,開口告人難。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從前多少事,過去一場空。滿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既在矮檐下,怎敢不低頭。家貧知孝子,國亂識忠臣。但是登途者,都是福薄人。命貧君子拙,時來小兒強。命好心也好,富貴直到老。命好心不好,中途夭折了。心命都不好,窮苦直到老。年老心未老,人窮志不窮。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六言集


          長將好事于人,禍不侵于自己。既讀孔孟之書,必達周公之禮。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人無酬天之力,天有養人之心。一馬不備雙鞍,忠臣不事二主。長想有力之奴,不念無為之子。人有旦夕禍福,天有晝夜陰晴。君子當權積福,不念無為之子。人有旦夕禍福,天有晝夜陰晴。君子當權積福,小人仗勢欺人。人將禮樂為先,樹將枝葉為圓。馬有垂韁之義,狗有濕草之恩。運去黃金失色,時來鐵也爭光。怕人知道休做,要人敬重勤學。泰山不卻微塵,積少壘成高大。人道誰無煩惱,浪來風也白頭。


          七言集


          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人情好似初相見,到老終無怨恨心。白馬紅纓彩色新,不是親者強來親。一朝馬死黃金盡,親者如同陌路人。青草發時便蓋地,運通何須覓故人。但能依理求生計,何必欺心作惡人。才為人交辨人心,高山流水向古今。莫作虧心僥幸事,自然災害不來侵。人著人死天不肯,天著人死有何難。我見幾家貧了富,幾家富了又還貧。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人見利而不見害,魚見食而不見鉤。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平生正直無私曲,問甚天公饒不饒。猛虎不在當道臥,困龍也有升天時。臨崖勒馬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家業有時為來往,還錢常記借錢時。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蒿里隱著靈芝草,淤泥陷著紫金盆。勸君莫作虧心事,古往今來放過誰。山寺日高僧未起,算來名利不如閑。欺心莫賭洪天誓,人與世情朝朝隨,人生稀有七十余,多少風光不同居。長江一去無回浪,人老何曾再少年。大道勸人三件事,戒酒除花莫賭錢。言多語失皆因酒,義斷親疏只為錢。有事但近君子說,是非休聽小人言。妻賢何愁家不富,子孝何須父向前。心好家門生貴子,命好何須靠祖田。侵人田土騙人錢,榮華富貴不多年。莫道眼前無可報,分明折在子孫還。灑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衣服破時賓客少,識人多處是非多。草怕嚴霜霜怕日,惡人自有惡人磨。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和。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雨里深山雪里煙,看時容易做時難。無名草木年年發,不信男兒一世窮。若不與人行方便,念盡彌陀總是空。少年休笑白頭翁,花開能有幾時紅。越奸越狡越貧窮,奸狡原來天不容。富貴若從奸狡得,世間呆漢吸西風。忠臣不事二君主,烈女不嫁二夫郎。小人狡猾心腸歹,君子公平托上蒼。一字千金價不多,會文會算有誰過。身小會文國家用,大漢空長作什么。乖漢瞞癡漢,癡漢總不和。 乖漢做驢子,卻被癡漢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6#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14:52 | 只看該作者
      弟子規全文
      〈總 敘〉
      弟子規圣人訓 首孝弟 次謹信 泛愛眾 而親仁 有余力 則學文
      〈入則孝〉
      父母呼 應勿緩 父母命 行勿懶 父母教 須敬聽 父母責 須順承
      冬則溫 夏則凊 晨則省 昏則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業無變
      事雖小 勿擅為 茍擅為 子道虧 物雖小 勿私藏 茍私藏 親心傷
      親所好 力為具 親所惡 謹為去 身有傷 貽親憂 德有傷 貽親羞
      親愛我 孝何難 親憎我 孝方賢
      親有過 諫使更 怡吾色 柔吾聲 諫不入 悅復諫 號泣隨 撻無怨
      親有疾 藥先嘗 晝夜侍 不離床 喪三年 常悲咽 居處變 酒肉絕
      喪盡禮 祭盡誠 事死者 如事生
      〈出則弟〉
      兄道友 弟道恭 兄弟睦 孝在中 財物輕 怨何生 言語忍 忿自泯
      或飲食 或坐走 長者先 幼者后 長呼人 即代叫 人不在 己即到
      稱尊長 勿呼名 對尊長 勿見能 路遇長 疾趨揖 長無言 退恭立
      騎下馬 乘下車 過猶待 百步余
      長者立 幼勿坐 長者坐 命乃坐 尊長前 聲要低 低不聞 卻非宜
      近必趨 退必遲 問起對 視勿移
      事諸父 如事父 事諸兄 如事兄
      <謹〉
      朝起早 夜眠遲 老易至 惜此時 晨必盥 兼漱口 便溺回 輒凈手
      冠必正 紐必結 襪與履 俱緊切 置冠服 有定位 勿亂頓 致污穢
      衣貴潔 不貴華 上循分 下稱家 對飲食 勿揀擇 食適可 勿過則
      年方少 勿飲酒 飲酒醉 最為丑
      步從容 立端正 揖深圓 拜恭敬 勿踐閾 勿跛倚 勿箕踞 勿搖髀
      緩揭簾 勿有聲 寬轉彎 勿觸棱 執虛器 如執盈 入虛室 如有人
      事勿忙 忙多錯 勿畏難 勿輕略 斗鬧場 絕勿近 邪僻事 絕勿問
      將入門 問孰存 將上堂 聲必揚 人問誰 對以名 吾與我 不分明
      用人物 須明求 倘不問 即為偷 借人物 及時還 后有急 借不難
      〈信〉
      凡出言 信為先 詐與妄 奚可焉話說多 不如少 惟其是 勿佞巧
      奸巧語 穢污詞 市井氣 切戒之
      見未真 勿輕言 知未的 勿輕傳 事非宜 勿輕諾 茍輕諾 進退錯
      凡道字 重且舒 勿急疾 勿模糊 彼說長 此說短 不關己 莫閑管
      見人善 即思齊 縱去遠 以漸躋 見人惡 即內省 有則改 無加警
      唯德學 唯才藝 不如人 當自礪 若衣服 若飲食 不如人 勿生戚
      聞過怒 聞譽樂 損友來 益友卻 聞譽恐 聞過欣 直諒士 漸相親
      無心非 名為錯 有心非 名為惡 過能改 歸于無 倘掩飾 增一辜
      〈泛愛眾〉
      凡是人 皆須愛 天同覆 地同載
      行高者 名自高 人所重 非貌高 才大者 望自大 人所服 非言大
      己有能 勿自私 人所能 勿輕訾 勿諂富 勿驕貧 勿厭故 勿喜新
      人不閑 勿事攪 人不安 勿話擾
      人有短 切莫揭 人有私 切莫說 道人善 即是善 人知之 愈思勉
      揚人惡 既是惡 疾之甚 禍且作 善相勸 德皆建 過不規 道兩虧
      凡取與 貴分曉 與宜多 取宜少 將加人 先問己 己不欲 即速已
      恩欲報 怨欲忘 報怨短 報恩長
      待婢仆 身貴端 雖貴端 慈而寬 勢服人 心不然 理服人 方無言
      〈親仁〉
      同是人 類不齊 流俗眾 仁者希 果仁者 人多畏 言不諱 色不媚
      能親仁 無限好 德日進 過日少 不親仁 無限害 小人進 百事壞
      〈余力學文〉
      不力行 但學文 長浮華 成何人 但力行 不學文 任己見 昧理真
      讀書法 有三到 心眼口 信皆要 方讀此 勿慕彼 此未終 彼勿起
      寬為限 緊用功 工夫到 滯塞通 心有疑 隨札記 就人問 求確義
      房室清 墻壁凈 幾案潔 筆硯正 墨磨偏 心不端 字不敬 心先病
      列典籍 有定處 讀看畢 還原處 雖有急 卷束齊 有缺壞 就補之
      非圣書 屏勿視 敝聰明 壞心志 勿自暴 勿自棄 圣與賢 可馴致
      還有解釋: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49137383.html?si=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7#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17:58 | 只看該作者
      《勸學》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
        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冰,水為之,而寒于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干、越、夷、貉之子,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詩曰:「嗟爾君子,無恒安息。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股衲笥诨,福莫長于無禍。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吾嘗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見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
        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以羽為巢,而編之以發,系之葦苕,風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莖長四寸,生于高山之上,而臨百仞之淵,木莖非能長也,所立者然也。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蘭槐之根是為芷,其漸之滫,君子不近,庶人不服。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
        物類之起,必有所始。榮辱之來,必象其德。肉腐出蟲,魚枯生蠹。怠慢忘身,禍災乃作。強自取柱,柔自取束。邪穢在身,怨之所構。施薪若一,火就燥也,平地若一,水就濕也。草木疇生,禽獸群焉,物各從其類也。是故質的張,而弓矢至焉;林木茂,而斧斤至焉;樹成蔭,而眾鳥息焉。酰酸,而蚋聚焉。故言有招禍也,行有招辱也,君子慎其所立乎!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鱔之穴無可寄托者,用心躁也。是故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者,無赫赫之功。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螣蛇無足而飛,鼫鼠五技而窮!对姟吩唬骸笆F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故君子結于一也。
        昔者瓠巴鼓瑟,而流魚出聽;伯牙鼓琴,而六馬仰秣。故聲無小而不聞,行無隱而不形 。玉在山而草潤,淵生珠而崖不枯。為善不積邪?安有不聞者乎?
        學惡乎始?惡乎終?曰:其數則始乎誦經,終乎讀禮;其義則始乎為士,終乎為圣人, 真積力久則入,學至乎沒而后止也。故學數有終,若其義則不可須臾舍也。為之,人也;舍 之,禽獸也。故書者,政事之紀也;詩者,中聲之所止也;禮者,法之大分,類之綱紀也。 故學至乎禮而止矣。夫是之謂道德之極。禮之敬文也,樂之中和也,詩書之博也,春秋之微 也,在天地之間者畢矣。 君子之學也,入乎耳,箸乎心,布乎四體,形乎動靜。端而言,蝡而動,一可以為法則 。小人之學也,入乎耳,出乎口?诙g則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古之學者為己 ,今之學者為人。君子之學也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故不問而告謂之傲,問一而告 二謂之囋。傲,非也,囋、非也;君子如向矣。
        君子之學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體,形乎動靜。端而言,蝡而動,一可以為法則。小人之學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間,則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故不問而告謂之傲,問一而告二謂之囋。傲、非也,囋、非也;君子如向矣。
        學莫便乎近其人。禮樂法而不說,詩書故而不切,春秋約而不速。方其人之習君子之說,則尊以遍矣,周于世矣。故曰:學莫便乎近其人。
        學之經莫速乎好其人,隆禮次之。上不能好其人,下不能隆禮,安特將學雜識志,順詩書而已耳。則末世窮年,不免為陋儒而已。將原先王,本仁義,則禮正其經緯蹊徑也。若挈裘領,詘五指而頓之,順者不可勝數也。不道禮憲,以詩書為之,譬之猶以指測河也,以戈舂黍也,以錐餐壺也,不可以得之矣。故隆禮,雖未明,法士也;不隆禮,雖察辯,散儒也。
        問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問也;說楛者,勿聽也。有爭氣者,勿與辯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則避之。故禮恭,而后可與言道之方;辭順,而后可與言道之理;色從而后可與言道之致。故未可與言而言,謂之傲;可與言而不言,謂之隱;不觀氣色而言,謂瞽。故君子不傲、不隱、不瞽,謹順其身。詩曰:"匪交匪舒,天子所予。"此之謂也。
        百發失一,不足謂善射;千里蹞步不至,不足謂善御;倫類不通,仁義不一,不足謂善學。學也者,固學一之也。一出焉,一入焉,涂巷之人也;其善者少,不善者多,桀紂盜跖也;全之盡之,然后學者也。
        君子知夫不全不粹之不足以為美也,故誦數以貫之,思索以通之,為其人以處之,除其害者以持養之。使目非是無欲見也,使口非是無欲言也,使心非是無欲慮也。及至其致好之也,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聲,口好之五味,心利之有天下。是故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蕩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謂德操。德操然后能定,能定然后能應。能定能應,夫是之謂成人。天見其明,地見其光,君子貴其全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8#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30:27 | 只看該作者
      《道德經》
      道篇
      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jiào)。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wù)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
      是以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第三章
      不尚賢,使民不爭。
      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
      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
      是以圣人之治,
      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知者不敢為也。
      為無為,則無不治。
      第四章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
      淵兮似萬物之宗。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湛兮似或存。
      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第五章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天地之間,其猶橐(tuó)龠(yuè)乎?
      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第六章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pìn)。
      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第七章
      天長地久。
      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非以其無私邪(yé)?故能成其私。
      第八章
      上善若水。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
      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夫唯不爭,故無尤。
      第九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zhuī)而銳之,不可長保。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第十章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滌除玄覽,能無疵(cī)乎?
      愛民治國,能無為乎?
      天門開闔(hé),能為雌乎?
      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shì),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第十一章
      三十輻共一轂(gǔ),當其無,有車之用。
      埏(shān)埴(zhí)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鑿戶牖(yǒu)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第十二章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fáng)。
      是以圣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第十三章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何謂寵辱若驚?寵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
      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
      愛以身為天下,若可托天下。
      第十四章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詰(jié),故混而為一。
      其上不皦(jiǎo),其下不昧(mèi)。
      繩(mǐn)繩不可名,復歸于無物。
      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
      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后。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第十五章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若冰之將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
      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第十六章
      致虛極,守靜篤(dǔ)。
      萬物并作,吾以觀其復。
      夫物蕓蕓,各復歸其根。
      歸根曰靜,靜曰復命。
      復命曰常,知常曰明。
      不知常,妄作兇。
      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歿(mò)身不殆(dài)。
      第十七章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猶兮其貴言。
      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第十八章
      大道廢,有仁義;
      智慧出,有大偽;
      六親不和,有孝慈;
      國家昏亂,有忠臣。
      第十九章
      絕圣棄智,民利百倍;
      絕仁棄義,民復孝慈;
      絕巧棄利,盜賊無有。
      此三者以為文不足。
      故令有所屬: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
      第二十章
      唯之與阿(ē),相去幾何?
      美之與惡 (wù),相去若何?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荒兮,其未央哉!
      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臺。
      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
      乘乘兮,若無所歸。
      眾人皆有余,而我獨若遺。
      我愚人之心也哉,沌(dùn)沌兮!
      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澹(dàn)兮其若海,飂(liù)兮若無止。
      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似鄙。
      我獨異于人,而貴求食于母。
      第二十一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yǎo)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
      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
      第二十二章
      曲則全,枉則直,洼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是以圣人抱一為天下式。
      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zhāng);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jīn),故長。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第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
      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孰為此者?天地。
      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
      故從事于道者,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
      同于道者,道亦樂得之;同于德者,德亦樂得之;同于失者,失亦樂得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第二十四章
      跂(qì)者不立,跨者不行。
      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
      其在道也,曰余食贅(zhuì)形。
      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第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liáo)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
      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第二十六章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
      是以圣人終日行不離輜(zī)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
      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第二十七章
      善行無轍(zhé)跡;
      善言無瑕(xiá)謫(zhé);
      善數不用籌策;
      善閉無關楗(jiàn)而不可開;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
      是謂襲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
      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于嬰兒。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
      為天下式,常德不忒(tè),復歸於無極。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
      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于樸。
      樸散則為器,圣人用之,則為官長。
      故大制不割。
      第二十九章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
      天下神器,不可為也。
      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故物或行或隨;或噓或吹;或強或羸(léi);或載或隳(huī)。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第三十章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
      師之所處,荊棘生焉。
      大軍之后,必有兇年。
      故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強。
      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強。
      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第三十一章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
      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
      夫樂殺人者,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吉事尚左,兇事尚右。
      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
      言居上勢則以喪禮處之。
      殺人眾多,以悲哀泣之。
      戰勝,以喪禮處之。
      第三十二章
      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不敢臣。
      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賓。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人莫之令而自均。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dài)。
      譬(p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于江海。
      第三十三章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第三十四章
      大道氾(fàn)兮,其可左右。
      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
      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常無欲,可名于;
      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
      是以圣人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
      第三十五章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
      樂(yuè)與餌,過客止。
      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可既。
      第三十六章
      將欲歙(xī)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
      是謂微明。
      柔弱勝剛強。
      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第三十七章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
      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
      無名之樸,夫亦將不欲。
      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德篇
      第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
      上仁為之而無以為。
      上義為之而有以為。
      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rǎng)臂而扔之。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
      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
      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處其實,不居其華。
      故去彼取此。
      第三十九章
      昔之得一者: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
      其致之一也。
      天無以清將恐裂;
      地無以寧將恐廢;
      神無以靈將恐歇;
      谷無以盈將恐竭;
      萬物無以生將恐滅;
      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jué)。
      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
      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榖(gǔ)。
      此其以賤為本耶,非乎?故致數輿(yú)無輿。
      不欲琭(lù)琭如玉,珞(luò)珞如石。
      第四十章
      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
      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
      第四十一章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為道。
      故建言有之:
      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纇(lèi)。
      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真若渝(yú)。
      大方無隅(yú);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
      夫唯道,善貸且成。
      第四十二章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榖,而王公以為稱。
      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
      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第四十三章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無有入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
      第四十四章
      名與身孰親?
      身與貨孰多?
      得與亡孰?
      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第四十五章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nè)。
      躁勝寒,靜勝熱。
      清靜為天下正。
      第四十六章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于郊。
      罪莫大于可欲;禍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第四十七章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kuī)牖(yǒu),見天道。
      其出彌遠,其知彌少。
      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
      第四十八章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
      損之又損,以至于無為,無為而無不為。
      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第四十九章
      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
      圣人之在天下,惵惵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第五十章
      出生入死。
      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死地,亦十有三。
      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sì)虎,入軍不被(pī)甲兵。
      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
      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第五十一章
      道生之,德蓄(畜)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
      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
      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養之覆之。
      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第五十二章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
      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mò)身不殆。
      塞(sè)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救。
      見小曰明,守柔曰強。
      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yāng),是謂襲常。
      第五十三章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
      大道甚夷,而民好徑。
      朝甚除,田甚蕪(wú),倉甚虛;服文彩,帶利劍,厭飲食,財貨有余。
      是為盜夸,非道也哉﹗
      第五十四章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祭祀不輟(chuò)。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
      修之于家,其德乃余;
      修之于鄉,其德乃長;
      修之于國,其德乃豐;
      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
      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國觀國,以天下觀天下。
      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第五十五章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毒蟲不螫(shì),猛獸不據,攫(jué)鳥不搏。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pìn)牡(mǔ)之合而朘(zuī)作,精之至也。
      終日號而不嗄(shà),和之至也。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
      益生曰祥,心使氣曰強。
      物壯則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已。
      第五十六章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塞其兌,閉其門。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
      故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
      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
      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
      故為天下貴。
      第五十七章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民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盜賊多有。
      故圣人云:
      “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
      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第五十八章
      其政悶悶,其民淳(chún)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孰知其極?
      其無正邪?正復為奇(qí),善復為妖。
      人之迷,其日固久。
      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guì),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第五十九章
      治人事天莫若嗇(sè)。
      夫唯嗇,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
      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
      有國之母,可以長久。
      是謂深根固柢(dǐ),長生久視之道。
      第六十章
      治大國若烹小鮮。
      以道蒞(lì)天下,其鬼不神。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
      非其神不傷人,圣人亦不傷人。
      夫兩不相傷,故德交歸焉。
      第六十一章
      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pìn)。
      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
      夫兩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為下。
      第六十二章
      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
      人之不善,何棄之有?
      故立天子,置三公,雖有拱璧以先駟(sì)馬,不如坐進此道。
      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
      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為天下貴。
      第六十三章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圖難于其易,為大于其細。
      天下難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細。
      是以圣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
      是以圣人猶難之,故終無難矣。
      第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破,其微易散。
      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亂。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是以圣人無為,故無;無執,故無失。
      民之從事,常于幾成而敗之,慎(shèn)終如始,則無敗事。
      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
      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第六十五章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知此兩者亦楷式。
      常知楷式,是謂玄德。
      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順。
      第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
      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
      是以圣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
      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
      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第六十七章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
      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
      我有三寶,持而保之。
      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后且先,死矣!
      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
      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第六十八章
      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之下。
      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
      是謂配天,古之極。
      第六十九章
      用兵有言﹕“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
      是謂行無行,攘(rǎng)無臂,仍無敵,執無兵。
      禍莫大于輕敵,輕敵幾喪吾寶。
      故抗兵相加,哀者勝矣。
      第七十章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言有宗,事有君。
      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
      知我者希,則我者貴。
      是以圣人被(pī)褐(hè)懷玉。
      第七十一章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第七十二章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
      無狹(xiá)其所居,無厭其所生。
      夫唯不厭,是以不厭。
      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
      故去彼取此。
      第七十三章
      勇于敢則殺,勇于不敢則活。
      此兩者,或利或害。
      天之所惡,孰知其故?是以圣人猶難之。
      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繟(chǎn)然而善謀。
      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第七十四章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執而殺之,孰敢?
      常有司殺者殺。
      夫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斫(zhuó)。
      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傷其手矣。
      第七十五章
      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
      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
      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
      夫唯無以生為者,是賢于貴生。
      第七十六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
      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gǎo)。
      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拱。
      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第七十七章
      天之道,其猶張弓乎?
      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補之。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是以圣人為而不恃(shì),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
      第七十八章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
      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是以圣人云:“受國之垢(gòu),是謂社稷(jì)主;受國不祥,是為天下王!
      正言若反。
      第七十九章
      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為善?
      是以圣人執左契(qì),而不責于人。
      有德司契,無德司徹。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第八十章
      小國寡民。
      使有什伯(bǎi)之器而不用,使民重(zhòng)死而不遠徙。
      雖有舟輿(yú),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
      使民復結繩而用之。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辯,辯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
      圣人之道,為而不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43:03 | 只看該作者
      《論語》精典句子解讀
               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譯文】 孔子說:“學習了而時常溫習,不也喜悅嗎?有朋友從遠方來,不也快樂嗎?別人不理解自己也不怨恨,不也是君子嗎?”
        2、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譯文】 孔子說:“花言巧語、滿臉堆笑的,這種人是很少有仁德的!
        3、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譯文】 曾子說:“我每天都要多次反省自己:為別人出主意做事,是否忠實?交友是否守信?老師傳授的知識,是否復習了呢?”
        4、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譯文】 孔子說:“君子吃不追求飽足,住不追求安逸,做事靈敏,言談謹慎,時時改正自己的錯誤,就算好學了!
        5、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譯文】 孔子說:“不怕沒人了解自己,就怕自己不了解別人!
        6、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譯文】 孔子說:“《詩經》三百(零五)首,用一句話可以概括,即:‘思想純正,沒有邪惡的東西!
        7、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譯文】 孔子說:“我十五歲立志于學習,三十歲有所建樹,四十歲不遇事困惑,五十理解什么是天命,六十明辨是非,七十隨心所欲,不超過規矩!
        8、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譯文】 孔子說:“溫習舊知識時,能有新收獲,就可以做老師了!
        9、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譯文】 孔子說:“君子團結群眾而不互相勾結,小人互相勾結而不團結群眾!
        10、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譯文】 孔子說:“讀書不深入思考,越學越糊涂;思考不讀書,就危險!
        11、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譯文】 孔子說:“知道的就是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的,這種態度是明智的!
        12、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譯文】 孔子說:“人無信譽,不知能干什么?
        13、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譯文】 孔子說季氏:“他用天子的舞蹈陣容在自己的宗廟里舞蹈,這樣的事可以容忍,什么事不能容忍?”
        14、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譯文】 孔子說:“《關雎》這篇詩,主題快樂卻不放蕩,憂愁卻不悲傷!
        15、子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譯文】 孔子說:“以前的事不要再評說了,做完的事不要再議論了,過去了就不要再追咎!
        16、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譯文】 孔子說:“早晨理解真理,晚上死也值得!
        17、子曰:“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譯文】 孔子說:“君子通曉道義,小人通曉私利!
        18、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自省也!
        【譯文】 孔子說:“見到賢人,要向他看齊;見到不賢的人,要反省自己!
        19、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圬也,于予與何誅?”
        【譯文】孔子說:“朽木無法雕琢,糞土的墻壁無法粉刷,我能拿他怎樣?”
        20、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譯文】 孔子說:“靈敏又好學,向比自己學問差的人請教時,不覺得沒面子,所以稱為‘文’!
        常見常用《論語》名言警句及譯文60例(中)
        21、季文子三思而后行。
        【譯文】 季文子遇事總要思考三次,然后才行動。
        22、子曰:“寧武子,邦有道則智,邦無道則愚。其智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譯文】 孔子說:“寧武子這人,國家太平時,就聰明,國家混亂時,就愚笨。他的聰明可以趕得上,他的愚笨別人趕不上!
        23、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
        【譯文】 孔子說:“一個人的內在質樸勝過外在的文采就會粗野,文采勝過質樸就會浮華。只有文采和質樸配合恰當,才是君子!
        24、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譯文】 孔子說:“知道學習不如喜歡學習,喜歡學習不如以學習為快樂!
        25、子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智者動,仁者靜;智者樂,仁者壽!
        【譯文】 孔子說:“智慧的人喜歡水,仁慈的人喜歡山;明智的人好動,仁慈的人好靜;智慧的人快樂,仁慈的人長壽!
        26、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譯文】 孔子說:“將知識默記在心,學習時,不感到滿足;教人時,不感到疲倦,這三個方面我做到了哪些呢?”
        27、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譯文】 孔子說:“不到他苦思冥想時,不去啟發;不到欲說無語時,不去開導。不能舉一例能理解三個類似的問題,就不要再重復教他了!
        28、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于斯也!
        【譯文】 孔子在齊國聽《韶樂》,好長時間吃肉不覺滋味。他說:“沒想到好音樂這樣迷人!
        29、葉公問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對。子曰:“汝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譯文】 葉公問子路:孔子是怎樣的人,子路不回答?鬃诱f:“你怎么不說:他這個人啊,發憤時就忘記吃飯,高興起來就忘記了憂愁,竟然連自己衰老了也不知道,如此而矣!
        30、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譯文】 孔子說:“三人走路,必有可作為我的老師的人。選擇他的優點向他學習,借鑒他的缺點進行自我改正!
        31、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譯文】 孔子教學有四項內容:文獻、品行、忠誠、信實。
        32、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譯文】 孔子說:“君子胸懷寬廣,小人憂愁悲傷!
        33、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譯文】曾子說:“鳥將死時,叫聲都很悲哀;人快死時,說話都很善良!
        34、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譯文】 曾子說:“士不可以不弘大剛強而有毅力,因為他責任重大,道路遙遠。把實現仁作為自己的責任,難道還不重大嗎?奮斗終身,死而后已,難道路程還不遙遠嗎?”
        35、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譯文】 孔子說:“不在那個位置上,就不要想那個位置上的事!
        36、子曰:“后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
        【譯文】孔子說:“年輕人是值得敬畏的,怎么就知道后一代不如前一代呢?”
        37、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譯文】 孔子說:“三軍可以剝奪主帥,匹夫不可剝奪志向!
        38、子曰:“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譯文】 孔子說:“明智的人不會迷惑,仁愛的人不會憂愁,勇敢的人不會畏懼!
        39、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譯文】孔子說:“到了寒冷的季節,才知道松柏是最后凋謝的!
        40、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譯文】 孔子說:“君子幫助人取得成績,不促使人陷入失敗。小人相反!

      詳細:
      論語
      【論語·學而篇第一】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余力,則以學文!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知己者。過則勿憚改!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子禽問于子貢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有子曰:“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
         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論語·為政篇第二】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
         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于我,我對曰,無違!狈t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子曰:“君子不器!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從之!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余,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且酁檎,奚其為為政?”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兒,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主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無勇也!
        
         【論語·八佾篇第三】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比艺咭浴队骸窂。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季氏旅于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弊釉唬骸皢韬!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后素!痹唬骸岸Y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征之矣!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王孫賈問曰:“與其媚于奧,寧媚于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于天,無所禱也!
         子曰:“周監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子入太廟,每事問;蛟唬骸笆胫^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弊勇勚,曰:“是禮也! 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子曰:“《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哀公問社于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痹唬骸笆姑駪鹄!弊勇勚唬骸俺墒虏徽f,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
         或曰:“管仲儉乎?”曰:“管仲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 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以成!
         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睆恼咭娭。出曰:“二三子何患于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敝^《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論語·里仁篇第四】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子曰:“茍志于仁矣,無惡也!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子曰:“人之過也,各于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子曰:“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痹釉唬骸拔!弊映,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子曰:“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子曰:“父母在,不遠游,游必有方!
         子曰:“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
         子曰:“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子游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論語·公冶長篇第五】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紲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于刑戮!币云湫种悠拗。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
         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弊釉唬骸把捎秘?御人以口給,屢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弊诱f。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庇謫。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
         “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于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弊釉唬骸案ト缫。吾與女弗知也!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朽也;于予與何誅?”子曰:“始吾于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于予與改是!
         子曰:“吾未見剛者!被驅υ唬骸吧陾!弊釉唬骸皸栆灿,焉得剛!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弊釉唬骸百n也,非爾所及也!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棁,何如其知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痹唬骸叭室雍?”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于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边`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边`之。何如?”子曰:“清矣!痹唬 “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
         子曰:“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
         子路曰:“愿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
         顏淵曰:“愿無伐善,無施勞!
         子路曰:“愿聞子之志!弊釉唬骸袄险甙仓,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論語·雍也篇第六】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
         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
         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子華使于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闭堃。曰:“與之庾!比阶优c之粟五秉。
         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
         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
         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余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于從政乎何有?”
         曰:“賜也可使從政也與?”曰:“賜也達,于從政乎何有?”
         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于從政乎何有?”
         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閔子騫曰:“善為我辭焉!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
         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弊釉唬骸傲Σ蛔阏,中道而廢,今女畫!
         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于偃之室也!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后也,馬不進也!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于今之世矣!
         子曰:“誰能出不由戶? 何莫由斯道也? ”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
         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后獲,可謂仁矣!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惫
         子曰:“齊一變,至于魯;魯一變,至于道!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子曰:“君子博學于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主
         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子貢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論語·述而篇第七】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于我老彭! 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子曰:“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 子曰:“自行速修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子食于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子于是日哭,則不歌。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
         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子之所慎:齋,戰,疾。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于斯也!”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痹唬骸霸购?”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葉公問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子不語怪、力、亂、神。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
         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乎!
         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
         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
         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
         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于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
         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
         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子曰:“若圣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惫魅A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于上下神祇。 ’”子曰:“丘之禱久矣!
         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寧固!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論語·泰伯篇第八】
        
         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穸,吾知免夫!小子!”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e豆之事,則有司存!
         曾子曰:“以能問于不能,以多問于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于斯矣!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子曰:“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余不足觀也已!
         子曰:“三年學,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子曰:“師摯之始!蛾P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斩恍,吾不知之矣!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
         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笨鬃釉唬骸安烹y,不其然乎?唐虞之際,于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 其可謂至德也已矣!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黼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
        
         【論語·子罕篇第九】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弊勇勚,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 吾執御矣!
         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眾,吾從下!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后死者不得與于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太宰問于子貢曰:“夫子圣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圣,又多能也!
         子聞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齋
         牢曰:“子云:‘吾不試,故藝!
         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
         顏淵喟然嘆曰:“仰之彌高,鉆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于臣之手也,無寧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子貢曰:“有美玉于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子欲居九夷;蛟唬骸奥,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后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于我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子曰:“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來者之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亦不足畏也已!
         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為貴。巽與之言,能無說乎?繹之為貴。說而不繹,從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子曰:“衣敝溫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烩宀磺,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爾!弊釉唬骸拔粗家卜蚝芜h之有!
        
         【論語·鄉黨篇第十】
         孔子于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
         其在宗廟朝庭,便便言,唯謹爾。
         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君在,踧?如也,與與如也。
         君召使擯,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與立,左右手,衣前后,襜如也。趨進,翼如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沒階,趨進,翼如也。復其位,踧如也。
         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蹜々如有循。享禮,有容色。私覿,愉愉如也。
         君子不以紺緅飾,紅紫不以為褻服。當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緇衣,羔裘;素衣,麑裘;黃衣,狐裘。褻裘長,短右袂。必有寢衣,長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喪,無所不佩。非帷裳,必殺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
         齊,必有明衣,布。齊必變食,居必遷坐。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
         食饐而鍻,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
         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
         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食不語,寢不言。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席不正,不坐。
         鄉人飲酒,杖者出,斯出矣。鄉人儺,朝服而立于阼階。
         問人于他邦,再拜而送之。
         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
         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
         君賜食,必正席先嘗之;君賜腥,必熟而薦之;君賜生,必畜之。
         侍食于君,君祭,先飯。疾,君視之,東首,加朝服,拖紳。
         君命召,不俟駕行矣。入太廟,每事問。 朋友死,無所歸,曰:“于我殯!
         朋友之饋,雖車馬,非祭肉,不拜。寢不尸,居不容。
         見齊衰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兇服者式之,式負版者。
         有盛饌,必變色而作。迅雷風烈必變。
         升車,必正立執綏。車中不內顧,不疾言,不親指。
         色斯舉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論語·先進篇第十一】
         子曰:“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后進于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 子曰:“從我于陳、蔡者,皆不及門也! 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無所不說! 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南容三復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顏淵死,顏路請子之車以為之槨。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吾不徒行以為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顏淵死,子哭之慟。從者曰:“子慟矣!”曰:“有慟乎?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 顏淵死,門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 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問死!痹唬骸拔粗,焉知死?” 閔子侍側,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叭粲梢,不得其死然! 魯人為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子曰:“由之瑟,奚為于丘之門?”門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 曰:“然則師愈與?”子曰:“過猶不及!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辈褚灿,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跡,亦不入于室! 子曰:“論篤是與,君子者乎?色莊者乎?”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 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 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弊釉唬骸扒笠餐,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子畏于匡,顏淵后。子曰:“吾以女為死矣!” 曰:“子在,回何敢死!”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為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 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弊勇吩唬骸坝忻袢搜,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后為學!弊釉唬骸笆枪蕫悍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狈蜃舆又。 “求!爾何如?” 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 對曰:“非曰能之,愿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愿為小相焉! “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狈蜃余叭粐@曰:“吾與點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 “唯求則非邦也與?” “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則非邦也與?” “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
         【論語·顏淵篇第十二】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 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司馬牛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 曰:“其言也讱,斯謂之仁已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讱乎?” 司馬牛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 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已乎?”子曰:“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遠也已矣!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為?”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⒈A猶犬羊之鞟! 哀公問于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 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子張問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義,崇德也。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不以富,亦祇以異! 齊景公問政于孔子?鬃訉υ唬骸熬、臣臣、父父、子子! 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 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 子路無宿諾。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子張問政。子曰:“居之無倦,行之以忠! 子曰:“博學于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季康子問政于孔子?鬃訉υ唬骸罢,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主 季康子患盜,問于孔子?鬃訉υ唬骸捌堊又挥,雖賞之不竊! 季康子問政于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 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弊釉唬骸笆锹勔,非達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樊遲從游于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修慝,辨惑!弊釉唬骸吧圃諉!先事后得,非崇德與?攻其惡,勿攻人之惡,非修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眴栔。子曰:“知人! 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 樊遲退,見子夏曰:“鄉也吾見于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于眾,舉皋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于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子貢問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曾子曰:“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
         【論語·子路篇第十三】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 請益。曰:“無倦! 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 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無所茍而已矣!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 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 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于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 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室。始有,曰:‘茍合矣!儆,曰:‘茍完矣!挥,曰:‘茍美矣! 子適衛,冉有仆。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 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子曰:“茍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哉是言也!”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子曰:“茍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對曰:“有政!弊釉唬骸捌涫乱,如有政,雖不吾以,吾其與聞之! 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 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缰獮榫y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 曰:“一言而喪邦,有諸?” 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缙渖贫`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笨鬃釉唬骸拔狳h之直者異于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 曰:“敢問其次!痹唬骸白谧宸Q孝焉,鄉黨稱弟焉! 曰:“敢問其次!痹唬骸把员匦,行必果,踁々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 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裾哌M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品!” “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弊釉唬骸安徽级岩!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薄班l人皆惡之,何如? ” 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子曰:“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 子曰:“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論語·憲問篇第十四】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谷;邦無道,谷,恥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南宮適問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狈蜃硬淮。 南宮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子曰:“為命,衤卑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 問子西。曰:“彼哉!彼哉!” 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文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痹唬骸敖裰扇苏吆伪厝?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子問公叔文子于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 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后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后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后取,人不厭其取! 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后于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痹唬骸拔慈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弊釉唬骸肮苤傧嗷腹,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發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于溝瀆而莫之知也!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 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視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 陳成子弒簡公?鬃鱼逶《,告于哀公曰:“陳恒弒其君,請討之!惫唬骸案娣蛉! 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三子告,不可?鬃釉唬骸耙晕釓拇蠓蛑,不敢不告也! 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 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弊迂曉唬骸胺蜃幼缘酪! 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如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孫。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 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子曰:“賢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子曰:“作者七人矣! 子路宿于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痹唬 “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子擊磬于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 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子張曰:“《書》云,‘高宗諒陰,三年不言!沃^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己以聽于冢宰,三年! 子曰:“上好禮,則民易使也! 子路問君子。子曰:“修己以敬! 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 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币哉冗灯涿。闕黨童子將命;騿栔唬骸耙嬲吲c?”子曰:“吾見其居于位也,見其與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論語·衛靈公篇第十五
         衛靈公問陳于孔子?鬃訉υ唬骸百薅怪,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泵魅账煨。 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于前也;在輿,則見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弊訌垥T紳。 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于人,則遠怨矣!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 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子曰:“吾之于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子曰:“當仁,不讓于師!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子曰:“有教無類!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子曰:“辭達而已矣! 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奔跋,子曰:“席也!苯宰,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 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論語·季氏篇第十六】
         季氏將伐顓臾。冉有、季路見于孔子曰:“季氏將有事于顓臾! 孔子曰:“求,無乃爾是過與?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6怀,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于柙,龜玉毀于櫝中,是誰之過與?” 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近于費,今不取,后世必為子孫憂!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為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于邦內。吾恐季氏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墻之內也!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則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有便佞,損矣!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游,樂宴樂,損矣!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 孔子曰:“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 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于首陽之下,民到于今稱之。其斯之謂與? 陳亢問于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 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粚W詩,無以言!幫硕鴮W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不學禮,無以立!幫硕鴮W禮。聞斯二者! 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邦君之妻,君稱之曰夫人,夫人自稱曰小童;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邦曰寡小君;異邦人稱之亦曰君夫人。論語·陽貨篇第十七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 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涂。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痹唬骸皯哑鋵毝云浒,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 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 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 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 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 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 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子張問仁于孔子?鬃釉唬骸澳苄形逭哂谔煜聻槿室! 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佛肸召,子欲往。 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于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鹈Z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 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 “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 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墻面而立也與!” 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 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 子曰:“鄉原,德之賊也! 子曰:“道聽而涂說,德之棄也! 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茍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子曰:“惡紫之奪硃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 子曰:“予欲無言!弊迂曉唬骸白尤绮谎,則小子何述焉?” 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鉆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 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 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 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 子曰:“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 論語·微子篇第十八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鬃釉唬骸耙笥腥恃!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齊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間待之!痹唬骸拔崂弦,不能用也!笨鬃有。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 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 子路曰:“為孔丘!痹唬骸笆囚斂浊鹋c?”曰:“是也!痹唬骸笆侵蛞! 問于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痹唬骸笆囚斂浊鹬脚c?” 對曰:“然!痹唬骸疤咸险咛煜陆允且,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櫌而不輟。子路行以告。 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子路從而后,遇丈人,以杖荷?。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 丈人曰:“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孰為夫子?”植其杖而蕓。子路拱而立。 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見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 子曰:“隱者也!笔棺勇贩匆娭。至,則行矣。 子路曰:“不仕無義。長幼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欲潔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逸民:伯夷、叔齊、虞仲、夷逸、硃張、柳下惠、少連。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與!”謂“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敝^“虞仲、夷逸,隱居放言,身中清,廢中權。我則異于是,無可無不可! 大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鼓方叔入于河,播鼗武入于漢,少師陽、擊磬襄入于海。 周公謂魯公曰:“君子不施其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舊無大過,則不棄也。無求備于一人! 周有八士:伯達、伯適、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騧。
         【論語·子張篇第十九】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子夏之門人問交于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 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 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后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子夏曰:“大德不逾閑,小德出入可也!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 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后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子游曰:“喪致乎哀而止! 子游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并為仁矣!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衛公孫朝問于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于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叔孫武叔語大夫于朝曰:“子貢賢于仲尼! 子服景伯以告子貢。 子貢曰:“譬之宮墻,賜之墻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墻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古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于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于子乎?” 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 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論語·堯曰篇第二十】
         堯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 舜亦以命禹。 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賚,善人是富!半m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敝 謹權量,審法度,修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所重:民、食、喪、祭。寬則得眾,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 子張問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惡,斯可以從政矣! 子張曰:“何謂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 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眾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張曰:“何謂四惡?” 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 孔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樓主| 袁氏家譜 發表于 2015-4-14 15:49:11 | 只看該作者
      于丹教授讀《論語》的心得:
      孔子的教學特點
      ?(一)因材施教
      ?孔子在教育實踐的基礎上,創造了因材施教的方法,并作為一個教育原則,貫穿于日常的 教育工作之中.他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運用因材施教者,也是他在教育上獲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因材施教”的命題不是孔子提出來的,南宋朱熹的《論語集注》云:“孔子教人,各因其材”.)
      ?施行因材施教的前提是承認學生間的個別差異,并了解學生的特點.孔子了解學生最常用 的方法有兩種.第一,通過談話.孔子說:“不知言,無以知人也.”他有目的地找學生談話,有個別談話,也有聚眾而談.如有一次有意識地向子路提出一個假定性的問題:“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字路并未說話,僅以高興默認,孔子便說:“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第二,個別觀察.他通過多方面觀察學生的言行舉止,由表及里地洞察學生的精神世界:要“聽其言而觀其行”,單憑公開場合的表現作判斷還有片面性,就要 “退而省其私”;只憑一時的行為作判斷還不夠,還要“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 ,就是要注意學生的所作所為,觀看他所走的道路,考察他的感情傾向,這就可以把一個人的思想面貌了解透徹了.他在考察人的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認為不同的事務不同的情境都可以考察人的思想品質.
      ?(二)學思結合,知行統一
      ?在教學中,孔子把“學而知之”作為根本的指導思想,他的“學而知之”就是說學是求知 的惟一手段,知是由學而得的.學,不僅是學習文字上的間接經驗,而且還要通過見聞獲得直接經驗,兩種知識都需要.他提出“博學于文”、“好古敏以求之”,偏重于古代文化、政治知識這些前人積累的間接經驗.他還提出“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
      ?孔子重視學,也重視思,主張學思并重,思學結合.他在論述學與思的關系時說:“學而 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既反對思而不學,也反對學而不思.孔子說:“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孔子還強調學習知識要“學以致用”,要將學到的知識運用于社會實踐之中.把學到的知 識要 “篤行之”,他要求學生們說話謹慎一些,做事則要勤快一些,“君子欲訥其言而敏于行” ,應當更重視行動.
      ?由學而思而行,這就是孔子所探究和總結的學習過程,也就是教育過程,與人的一般認識過程基本符合.這一思想對后來的教學理論、教學實踐產生深遠影響.
      ?(三)啟發誘導,循序漸進
      ?孔子說:“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憤與悱是內在心理 狀態在外部容色言辭上的表現.就是說,在教學事必先讓學生認真思考,已經思考相當時間但還想不通,然后可以去啟發他;雖經思考并已有所領會,但未能以適當的言詞表達出來,此時可以去開導他.教師的啟發是在學生思考的基礎上進行的,啟發之后,應讓學生再思考,獲得進一步的領會.孔子在啟發誘導、循序漸進的教學中常用的方法有三種,即由淺入深,由易到難;能近取譬,推己及人;叩其兩端,攻乎異端.


      《于丹論語心得》讀后感
      讀完《于丹〈論語〉心得》這本書,心靈有所觸動:它使我重新認識了孔子,讓我領略到了一種獨特的智慧,一種正確的心態,一種融入到當今社會中理性的道德.
      《論語》是一本記錄著兩千五百多年前孔子教學和生活的語錄.記得讀中學時,我在語文課上機械地背誦著“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其實并未真正讀懂.而今,于丹教授用自己獨到的視角,將這樣一本古老的書籍,用現代的眼光進行系統的解讀和闡釋,拉近了我們普通人和圣賢之間的距離.
      在我的心目中,孔子是一位離我們很遙遠的古代圣賢.可是現在,于丹教授將一般人艱澀難懂的《論語》和現在這個繽紛的世界聯系起來,通過心得的方式來解讀,用深入淺出的語言,結合現代實際生活娓娓道來,闡述其深刻內涵.其中,她的許多獨到見解,仿佛讓人欣賞到了一個個曲徑通幽的勝地,宛如久閉的心門打開了一扇窗,絲絲縷縷的陽光透進來,心里明亮了許多;又如涓涓細流注入心田,沁人心脾而美不勝收.
      于丹教授筆下的孔子沒有圣賢的架勢,樸素平和、平易近人,時時傳遞出一種樸素、溫暖的生活態度.正如易中天所說:“孔子只有溫度,沒有色彩”.《論語》的真諦,就是告訴大家,怎么樣才能過上我們心靈說需要的那種快樂生活.《于丹〈論語〉心得》分天地人之道、心靈之道、處世之道、君子之道、交友之道、理想之道和人生之道等七大篇章,并運用講故事的形式告訴我們許多為人處事的哲理.下面,我從五個方面來談談《于丹〈論語〉心得》詮釋的“為人處事”:
      (一)為人之道.在物質生活豐富的今天,因為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競爭激烈等問題,人們顯得越來越浮躁,精神世界十分空虛,很多人心態不平衡,怨聲載道.其實人的生命是短暫的,如何讓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于丹〈論語〉心得》告訴我們,要想讓自己有限的生命變得有意義,做一個有意義的人,要做到:精神富足、心理健康、積極生活、和他人和睦相處,愛崗敬業、安于本職,獻于社會.
      (二)處世之道.在社會交往中,無論是工作還是處世,人們都想找到一個法則,既對自己負責任,又要對他人負責任.《于丹〈論語〉心得》中提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意思就是說,一個人不要越俎代庖,你在什么位置上,就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要越過你的職位,去做不該你做的事,不在其位,就不要謀其政.在工作上如此,在與人相處方面也要如此.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可以說人與人是近了,但也可以說人與人更遠了.因為通訊和交通工具的使用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是在鋼筋混泥土的城市中,對門的鄰居卻往往成了陌路人.記得顧城寫的一首詩《遠和近》:“你\一會看我\一會看云\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看云時很近.”這首詩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講述得非常形象、非常微妙.人與人之間,即便走得再近,也還是會有可能產生距離.如何與人和諧相處,于丹在《心得》中借用《論語》之語總結了與人相處的幾點原則:第一、多聞闕疑,慎言其余,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第二、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第三、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從三點原則中我們可以悟出,相處之道的確是一門藝術,其前提是要保持一個樂觀和積極的心態,其關鍵是要把握好相處的尺度.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地做到與人和諧相處.
      (三)交友之道.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有很多的朋友,但究竟有幾個真正屬于自己的朋友呢?究竟有誰會在自己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手來幫一把呢?《于丹〈論語〉心得》中說,對待朋友要有一定的尺度,要保持一定的距離,要保留一條界限,這樣朋友也才能夠交往得長久.可見,通過《于丹〈論語〉心得》,《論語》告訴我們的是一種交友方式:怎樣交朋友,交怎樣的朋友并要怎樣維護友情.
      (四)理想之道.一個人應該有理想.中國傳統的道德理想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做好一切事情的根本是修身,修身是放在第一位的.修身可理解為:外在能力完善,懂得變通,與時俱進,內在心靈完美、富足.因為只有內心修為提升了,自身能力提高了才能更好地去處事.通過《于丹〈論語〉心得》,我們知道了這是孔子對人生理想的總結,這也被后人奉為人生理想的指南.
      (五)人生之道.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孔子自道的人生軌跡,卻也成了后人的人生坐標和價值體系.它就像一面鏡子,人們可以通過它比照自己的人生軌跡.當然,人的年齡有生理年齡、心理年齡和社會年齡,但如果我們能在二三十歲時就能提前感悟到四五十歲的境界,并在內心建立起明晰的人生價值體系,做到淡定從容,那這樣的生命一定是有效率、有意義的生命.從《于丹〈論語〉心得》中,我讀到了這份人生的價值體系.
      于丹教授對《論語》的感悟是快樂的、豐富的、給人啟發的.通過讀《于丹〈論語〉心得》,我學會了修身養性,品味人生的生活道理.只有以淡泊的襟懷,曠達的心胸,超逸的性情和閑適的心態去生活,并將自己的情感和生命融入到自然的狀態中,才能尋找到自己內心的那份安寧,也才能如孔子教導我們的那樣:快樂地生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